又被人掏空?实控人套现10亿后突然巨亏26亿

3月2日,艾格拉斯披发布业绩快报,2019年营业收入5.87亿元,同比下降29.19%,净利-25.86亿元,同比下降486.15%。巨亏原因是,三大并购标的业绩不达预期,计提资产及商誉减值共计31. 46亿元。其中商誉减值30.5亿元,坏账减值5376.54万,其他非流动资产减值4290万。

截至2019年三季报,艾格拉斯账上商誉36.99亿元,主要来自收购购艾格拉斯产生的22.67亿元、北京拇指玩产生的2.69亿元和杭州搜影产生的10.63亿元商誉。

艾格拉斯原名巨龙管业,主营业务为混凝土输水管道,2011年上市。2015年3月,巨龙管业通过现金和发行股份的方式支付25亿元并购游戏公司艾格拉斯,而当时艾格拉斯账上净资产价值仅为1.51亿元,此次收购溢价率超过1500%,因此产生了高达22.67亿的商誉。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巨龙管业收购艾格拉斯,因实际控制人并未变更,并不构成借壳上市。因为,巨龙管业和艾格拉斯的实际控制人都是吕仁高家族。

在高价收购艾格拉斯后确实给巨龙管业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收购当年巨龙管业业绩暴涨2179.03%,实现净利润1.58亿元,而上一年公司净利润才696.57万元。随后,公司股价也节节攀升,不仅超越了2015年牛市高点,公司总市值还达到215.21亿的历史最高值。

2017年7月,巨龙管业再花3.39亿元收购北京拇指玩,溢价率1609.64%,又花13.55亿元收购杭州搜影,溢价率1537.55%。收购时,两家公司2016-2019年度的业绩承诺分别为:北京拇指玩2520万元、3150万元、4000万元、4680万元;杭州搜影10480万元、12850万元、16000万元、16800万元。

完成对北京拇指玩和杭州搜影的收购后,巨龙管业将原来本就不太赚钱的混凝土输水管业务剥离上市公司,接手方为原控股股东巨龙控股。然后,在2017年11月正式更名为“艾格拉斯”,主营互联网信息服务、软件服务及文化产业。

现在,艾格拉斯2019年突然宣告巨亏25.86亿元,正是因为过去几年公司连续高价收购的三项资产业绩不达标,而进行的巨额商誉减值导致的。

这样的套路似乎似曾相识,过去几年A股市场发生的大量上市公司商誉暴雷巨亏,都是高溢价收购导致的。

前文说到巨龙管业在收购艾格拉斯后业绩和股价双双暴涨,也就在此次收购后,公司实控人吕仁高及其一致行动人,一直在减持艾格拉斯的股票。

先来看一下艾格拉斯股价走势,以及实控人及其一致行动人在收购后首次减持的时间和点位:

自此以后,从2016年至今,公司总共对外发布了25条减持公告,其中有16条是关于实控人及其一致行动人减持的公告。通过多次减持之后,实控人家族,也就是吕仁高家族累计减持套现超过10亿。

2019年8月6月,由于吕仁高家族实际控制的巨龙控股和巨龙文化合计减持艾格拉斯股票5.13%,但未在减持比例达到5%时暂停交易并通知上市公司予以公告,还遭到浙江监管局出具警示函。2020年1月,巨龙控股再次通过二级市场减持1842万股艾格拉斯股份。

不仅如此,目前公司主要股东持股基本处于全部质押状态。截至2019年9月30日,由吕仁高实际控制巨龙文化、巨龙控股质押比例分别为99.97%、78.76%,而吕仁高本人的持股质押比例也高达92.23%。

如今,通过减持和质押两种方式套现融资的吕仁高,竟然还欠上市公司艾格拉斯巨额债务。再次强调,吕仁高目前仍然是上市公司实控人,他不仅通过上市公司套现拿钱,还欠着上市公司的债。

2017年,艾格拉斯将管业资产卖给巨龙控股时,作价5.19亿元,分期付款。前两期款项合计2.66亿元已按时支付,第三期2.53亿元本应在2018年年中支付。几度延期后,一直到2019年10月对外披露,准备转让上市公司控制权来偿还欠款。

至于这笔欠款实控人吕仁高给没给上市公司,我们就不得而知了,因为自那之后就没有相关公告对外宣布。

从上面的艾格拉斯股价走势图,大家也能看得出来,随着实控人家族的逐步减持套现,公司股价也一路走低,前复权后股价从最高15块多暴跌至现在的2块多不到3块钱,这个过程中股价最大跌幅超过80%,公司市值也从最高210多亿缩水至目前的50亿左右。

对于上市公司艾格拉斯还有两件事值得玩味:第一,上市以来累计融资48.27亿,累计分红仅1.24亿,而实控人家族就套现了超10亿;第二,在最近几次实控人质押及解除质押公告中,竟然出现了好几次解除质押1股,然后又补充质押好几百万股,真搞不懂这是种啥玩法!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不过,在巨亏之后,除了实控人及其一致行动人的加速套现离场,上市公司艾格拉斯还剩下啥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